项俊波:中国正稳步推进适应国情偿二代监管措施

  金融危机带来的持续冲击波,结合追求更加和谐所产生的推动力,全球保险监管正在发生改变。虽然这可能会造成保险公司的不确定性,但与此同时,对企业与全球保险计划而言可能是好消息。

  6月19日,国际保险监督官协会(IAIS)执委会会议在加拿大魁北克省举行,会议重点讨论了两项议题:一是国际保险集团监管共同框架(下称“共同框架“)的实地测试后续工作,以及以风险为基础的全球保险资本标准(ICS)的制定方向和主要内容;二是全球系统重要性保险机构(G-SII)基础资本要求(BCR)的适用范围和要素,以及决定就BCR草案向全球第二次公开征求意见。

保监会:正稳步推进适应国情偿二代监管措施

  这一问题如欧华律师事务所(DLA
Piper)保险企业和监管组的全球主管比尔·马库斯在最近一次的市场简报中阐述的那样,国际监管的协调和和谐,“可能比现实更理想,更令人憧憬。”

  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在会上表示,中国保险监管领域也正在全面深化改革,为提升行业风险管理水平和促进行业科学发展,正在稳步推进适应国情的第二代偿付能力监管制度体系建设。2013年,中国平安[微博][0.23% 资金
研报]保险集团作为发展中国家及新兴保险市场中的唯一代表,入选全球首批G-SII,体现了国际社会对中国经济金融改革与发展成就的充分肯定,也是中国保险业积极参与维护全球金融稳定工作的重大举措。中国作为IAIS执委会成员,希望在国际保险监管改革与合作中发挥更大的作用。

6月19日,国际保险监督官协会执委会会议在加拿大魁北克省举行,会议重点讨论了两项议题:一是国际保险集团监管共同框架的实地测试后续工作,以及以风险为基础的全球保险资本标准的制定方向和主要内容;二是全球系统重要性保险机构基础资本要求的适用范围和要素,以及决定就BCR草案向全球第二次公开征求意见。

  但是,他补充:“无疑,关于保险监管部门如何提升至更加和谐的水平,以及承认彼此监管标准的可能性等,在许多方面需要大量的探讨和研究。危险是协调或融合的过程中,只是简单地增加规则,并保留所有要求,最终变成了监管叠加。”

  针对上述两项议题,项俊波强调,由于各国保险市场发展水平不同,偿付能力监管体系也存在一定的差异,因此在对共同框架进行修改完善及制定ICS
的过程中,应结合实地测试情况,充分考虑新兴市场的实际发展情况和接受能力,认真研究各成员特别是新兴市场成员的意见。在ICS的实施步骤中应合理设置过渡期安排,使得各国监管机构及保险机构能够结合本国实际情况,实现更为平稳的过渡,从而减少骤然实施可能造成的影响和冲击。应按照循序渐进的原则,逐步实现资本标准及偿付能力监管制度的趋同。

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在会上表示,中国保险监管领域也正在全面深化改革,为提升行业风险管理水平和促进行业科学发展,正在稳步推进适应国情的第二代偿付能力监管制度体系建设。2013年,中国平安[0.23%
资金
研报]保险集团作为发展中国家及新兴保险市场中的唯一代表,入选全球首批G-SII,体现了国际社会对中国经济金融改革与发展成就的充分肯定,也是中国保险业积极参与维护全球金融稳定工作的重大举措。中国作为IAIS执委会成员,希望在国际保险监管改革与合作中发挥更大的作用。

  马库斯在国际保险协会(IUA)举办的“全球保险监管的演变”的市场简报上发表文章。他阐述说,世界各地的保险监管部门正在经历蜕变:仅从实质性规则来看,保险监管的变化是非常显著的。同样,监管者正在发生变化——参与者和做决定的人物正在发生变化。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(FSA)分裂成PRA(审慎监管局)和FCA(金融行为监管局);美国设立了联邦保险办公室;欧洲保险与职业年金监管委员会(EIOPA)的演变,以及国际保险监管协会(IAIS)的变革。尽管所有这些都充满了不可预测性——当然,也可能会是有益处的。

  项俊波同时指出,一方面G-SII和IAIG两者的主要风险特征存在差异,针对两者制定的资本要求的重点也不尽相同;另一方面未来符合IAIG
认定标准的保险集团数量可能较多,且基本为在当地甚至国际市场上占有较多市场份额、对市场影响较大的大型保险集团,为避免对IAIG可能造成的不必要的影响和冲击,针对G-SII制定的BCR在2014年制定完成后,应仅适用于G-SII,而不宜要求IAIG也适用BCR要求。

针对上述两项议题,项俊波强调,由于各国保险市场发展水平不同,偿付能力监管体系也存在一定的差异,因此在对共同框架进行修改完善及制定ICS
的过程中,应结合实地测试情况,充分考虑新兴市场的实际发展情况和接受能力,认真研究各成员特别是新兴市场成员的意见。在ICS的实施步骤中应合理设置过渡期安排,使得各国监管机构及保险机构能够结合本国实际情况,实现更为平稳的过渡,从而减少骤然实施可能造成的影响和冲击。应按照循序渐进的原则,逐步实现资本标准及偿付能力监管制度的趋同。

  国际保险监管协会(IAIS)作为核心成员出现

  IAIS于1994年在瑞士成立,目前拥有近150名国家和地区性保险监管部门成员,以及140多名来自保险行业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[微博]等国际组织的观察员,是国际保险领域最有影响力的组织,也是国际保险监管规则的制定者。中国保监会自2000年加入IAIS以来,一直积极参与IAIS的相关工作,特别是国际金融危机以来,支持并参与IAIS所领导的国际保险监管改革,并发挥了积极的影响和作用。(记者
卢晓平)

项俊波同时指出,一方面G-SII和IAIG两者的主要风险特征存在差异,针对两者制定的资本要求的重点也不尽相同;另一方面未来符合IAIG
认定标准的保险集团数量可能较多,且基本为在当地甚至国际市场上占有较多市场份额、对市场影响较大的大型保险集团,为避免对IAIG可能造成的不必要的影响和冲击,针对G-SII制定的BCR在2014年制定完成后,应仅适用于G-SII,而不宜要求IAIG也适用BCR要求。

相关文章